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(11)田窦交恶

一键转帖: 分享杰策网至人人网  分享杰策网至开心网  分享杰策网至QQ空间  分享杰策网至新浪微博  分享杰策网至QQ书签  分享杰策网至豆瓣  分享杰策网至51  分享杰策网至Baidu搜藏  分享杰策网至Yahoo收藏  分享杰策网至Koudai分享  推荐给好友

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11:田窦交恶

 

   [画外音] 在上一集王立群先生讲到,汉武帝的建元新政触动了窦太后的利益,而 窦太后是历经文、景、武三朝的老太后,在汉武帝时期处于实际上的权力中心,她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利益被触动。根据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中的记载,窦太 后强行改组了汉朝的人事班子,御史大夫赵绾和郎中令王臧被窦太后抓住把柄投进监狱,然后被逼自杀。而丞相窦婴和太尉田因为是外戚,虽然幸免被杀但也被罢官免职,可以说窦婴和田蚡,虽然一个是窦太后的侄子,一个是王太后的弟弟,但在汉武帝和窦太后的较量中,他们是齐心协力站在汉武帝阵营中的。那么在窦太后去世后,在窦婴和田蚡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为什么他们最终会结下怨仇?

    上一集我们讲到窦太后在建元二年利用自己的权力,强行地阻止了汉武帝的建元新政,这件事情应当说对武帝的打击是非常大的。但是汉武帝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 呢?我们看到史书的记载,汉武帝没有任何反应,因为武帝这个时候他和窦太后相比较,窦太后的优势在于她所拥有的权势,就是她不但有权力,而且还有巨大的势 力,就是她所拥有的权势。汉武帝的优势在哪儿呢?汉武帝的优势在年龄。窦太后尽管很有权势,她毕竟历经了文、景、武三朝,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。汉武帝虽 然这个时候没有足够的政治力量和窦太后较量,有一个很大的优势,他才只有十七岁,他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。所以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坦然地接受了窦太后的干 预,这是一个很明智的做法。到了建元六年的五月,历经文、景、武三朝的窦太后终于谢世了,窦太后的去世应当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这个时代就是,从汉初一直 到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,黄老之学在西汉居于统治地位的这个时代告一段落了。因为窦太后是黄老之学的最坚定的支持者、倡导者,武帝就是因为触动了窦太后黄老 之学,所以才导致建元新政的失败。而窦太后的去世给了汉武帝一个绝好的机会,汉武帝就借故,他找了个什么理由呢?就说是窦太后的丧事办得不好,把谁呢?把 窦太后在建元二年改组中央领导班子任命的宰相许昌、御史大夫庄青翟,把这两个人全部免职,因为这两个人是窦太后调整朝政班子的时候,窦太后安排的人,汉武 帝肯定要把他们罢免掉。罢免掉了以后,任命的是田蚡做丞相,任命韩安国做御史大夫。但是这次任命却没有我们在前面讲到的那个魏其侯窦婴,这个原因很简单, 这是因为窦太后的去世已经使窦婴失去了他惟一的政治靠山。所以,窦太后的去世意味着窦婴政治生命的结束,就是他今后在政治上不可能再有作为了。

   [画外音] 司马迁在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中记载,在窦太后去世后,窦婴和田蚡一个是失势的外戚,一个是得势的外戚,两个人的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但窦婴虽然失势,和田蚡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他为什么最终会和田蚡结下怨仇呢?

    这里边有一个很复杂的背景,其中牵涉到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灌夫,就是窦婴和灌夫的交往,给窦婴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窦婴和灌夫两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呢?窦婴是 失势的外戚,灌夫是落职的将军,本来他们两个人是毫不相干的,但是他们两个人却是因为彼此之间的欣赏和借重走到一块儿来的。因为窦婴有一个喜好,而窦婴这 个喜好在西汉初年,有相当一批人都有这个喜好,就是窦婴喜欢养门客。大家知道,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很有名的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,信陵君手下门客三千,非常 有名,所以西汉初年有很多人效仿信陵君的养门客。窦婴恰恰有养门客的这么一个习惯,所以他手下有很多门客。所谓门客呢,就是奔着一个有权有势的人,在他手 下为他出谋划策,然后在这个主人家生活,这就是所谓的门客。窦婴得势的时候他手下门客非常多,但是一旦到窦婴失势的时候,他这个门客纷纷离开了。因为门客 到窦婴这儿有一个很明确的目的,门客是奔着权势来的,你有权有势我就来,你无权无势我就走,他这个目的很明确。窦婴失势了门客就离开他了,而这个时候田蚡 炙手可热、蒸蒸日上,所以门客都转投到田蚡那儿去了。所以窦婴这个门客在窦婴看来前后反差太大,前期得势的时候是门庭若市,后期失势的时候是门可罗雀,一 冷一热这个反差非常之大,窦婴受不了,窦婴心里很不平衡。这也是人性的一个弱点,就是他在位的时候前呼后拥,他一旦离开那个职位,结果很多人对他不那么热 情了,他这个心里的落差让他受不了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灌夫却是一如既往地来看窦婴,灌夫为什么一如既往地来看窦婴呢?因为灌夫这个人他家里虽然宾客很多, 但是缺少的是有权有势的人,他看重的是窦婴的两种身份,第一,外戚,第二,诸侯,所以灌夫还照样来看他。这样一来,窦婴跟灌夫就越走越近,两个人年龄相差 很远,窦婴年长灌夫年幼,是两代人,结果他们倒成了忘年之交、生死之交,甚至于感到相见恨晚,所以两个人过从甚密,交往得非常密切,这就是灌夫和窦婴的这 种密切的交往。

   [画外音] 根据王立群先生的讲述我们知道,窦婴在政治上失意后,体会到了世态的炎凉。所以这个时候,落职将军灌夫和他的交往能使他心里得到很大的安慰。那么,我们就想知道,灌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司马迁在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中又是如何记载灌夫其人其事的呢?

   根据司马迁《史记》的记载,窦婴在政治上失意后,落职将军灌夫却继续和窦婴保持着密切的来往,那么,灌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对于灌夫这个人,王立群先生又是怎样分析的呢?

    灌夫他本来姓张,他的父亲叫张孟,是刘邦手下骑兵司令灌婴的门客,他叫张孟,后来呢,因为他得到灌婴的欣赏,他就把自己的姓改了,由张孟改成灌孟,就冒了 灌婴的灌氏的姓,改成灌孟。而且他打仗很勇敢,灌孟这个人在吴楚七国之乱的时候,跟灌夫父子两个人同时参战,参战以后因为灌孟年老,所以在使用灌孟的时 候,上级这些将军们对灌孟的使用是有限制的,特别危险的地方不让他去。但是灌孟不服老,是越危险他越往那儿冲,因为他不服老,他这种做法是要显示自己没有 老。结果呢,就因为他这种性格,死在吴楚七国之乱的战争之中。按照汉代法令的规定,父子两个人同时参军一人战死,另一个人可以扶着灵柩回家。那么灌孟死 了,灌夫作为儿子可以把他父亲的遗体运回家,可以不参战了。但是灌夫坚决不走,灌夫要留下来,而且扬言,一定要取吴王刘濞的头或者取吴国叛将的头来为父亲 报仇。而且灌夫还有一个很惊人之举,就是他带了自己的十几个家奴,又选了几十位壮士去闯吴国的大营。因为这是个很危险的事情,结果走出军门的时候,他带的 几十个壮士都害怕了,退缩了,只有两个人跟着他,十几个家奴跟着他,就带着这十几个人,灌夫去闯吴军的大营。到了里边杀死了不少吴军,最后实在闯不动了, 灌夫回来了,十几个家奴全部战死,两位壮士死了一个,剩了一个人跟他回来了。灌夫自己受了十几处重伤,军队中间有非常好的刀枪药,把灌夫的命救下来了,灌 夫最后没有死,所以灌夫从此就得了一个英勇作战的好名声。灌夫的伤一好以后,他还要求再闯吴营,结果被主帅周亚夫给阻止了,这就是灌夫的成名。

    所以吴楚七国之乱以后,灌夫这个名声出来了,汉景帝就任命灌夫做了中郎将。但是灌夫这个人呢,他打仗可以不要命,但是真让他做官他干不了几天,他就因为违 法把官给丢了,所以在景帝朝,中郎将没有做几年他就丢了,丢了官在家闲居。汉武帝继位以后对灌夫非常重用,我们看他对灌夫的任命,汉武帝继位的当年,就任 命灌夫做了淮阳太守。因为汉武帝认为淮阳是一个天下的交通枢纽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,需要一个很勇敢的人去镇守它,就任命灌夫去做了。到了建元元年,汉 武帝就把灌夫从淮阳太守的任上调到自己的身边做太仆,太仆是管皇帝的车马的,就等于皇帝的车队的队长,这是皇帝最信任的人才能担任的,让灌夫做这个官。但 是灌夫做这个官,第二年他就跟人家打了一架,打架打的对象选得很不好,打的是谁呢?打的是窦太后的娘家兄弟,叫窦甫。两个人打了一架,打架的原因是两个人 喝酒。灌夫这个人他有一个很大的弱点,爱喝,但是喝过以后他就耍酒疯,爱闹事,结果两个人喝高了以后,两个人互相发生矛盾。这个灌夫因为力量很大,他是一 个将军,他就逮着窦甫给捶了一顿。当然窦甫这个人很不经打,三下五除二把窦甫给打扁了。这一下子这个事闹大了,汉武帝一看窦甫他不是个一般的人,是窦太后 的娘家兄弟,而且是窦太后的皇宫长乐宫的警卫队长,就是长乐宫的卫尉。你把窦太后的娘家兄弟给打了,你这惹了个大祸,汉武帝就赶快把他调走,调到外地去做 官。调到外地就是为了保护他,结果他没干几年又犯法了,这下子汉武帝也不敢用他了,他就在京城闲居了。而且这个人又贪杯还任性,窦婴对这个人反倒是很信 任。

   [画外音] 通过王立群先生的讲述我们知道,灌夫虽然莽撞,但窦婴却和灌夫相见恨晚。而根据司马迁的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的记载,窦婴和灌夫结交后却又惹出了一件大事,导致了一连串的悲剧发生。那么,窦婴和灌夫走到一起后究竟惹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呢?

    本来他两个人走近没有太大的妨碍,但是灌夫有一次穿着丧服,就是灌夫他姐姐去世了,他姐姐去世他穿着丧服去拜见当时的丞相田蚡,田蚡看着他穿着丧服在身。 因为按照汉代的礼法的规定,穿着丧服是不能喝酒的。他穿着丧服,田蚡一看到丧服就说了一句戏言,开玩笑,他说我想和你一块儿去魏其侯家喝酒,你看多不巧, 刚好你穿着丧服也不能去。本来田蚡这个话是个卖乖的话,是说给灌夫听的,是个戏言,他是说我想去看望窦婴,你看你丧服在身不能去。结果没有想到灌夫这个人 呢,把人家的戏言当真言,捡了一个针头当棒槌,他就以为是真的了。他马上就说,既然将军要去,我这个丧服不丧服无所谓,咱们就定下来,咱们哪一天去窦婴家 里去,搞得这个田蚡无话可说,只好就是当场应允下来。这个事下来以后,灌夫就立即把这个话告诉了窦婴,窦婴一听说当朝丞相要来,窦婴是连夜打扫房间啊,夜 半就开始起来准备饭,天亮的时候酒宴都准备好了,结果是从五更等到中午丞相没有来。所以这个窦婴心里很不是味儿,就问灌夫,丞相是不是忘了?本来这个话是 田蚡捎的话,搞得这么一个尴尬的结局。田蚡没有来,所以灌夫很没有面子,灌夫就亲自去请田蚡,到那儿一看,田蚡还在睡懒觉。然后把田蚡叫起来,田蚡说,我 昨天晚上喝多了,我忘了,既然你来叫,咱们就去吧。然后就收拾行装去,去的路上他又走得慢慢腾腾的,就是根本不把它当回事。这样一来,灌夫心里就窝了两把 火:第一,说好了该来你没有来;第二,我来叫你,你又不马上去,就窝了两把火。所以在魏其侯家里家宴的时候,灌夫就忍不住了,就用话刺这个田蚡,说了一些 难听话。窦婴一看赶快把灌夫给扶出去了,扶出去以后,田蚡在这儿喝得很晚才回去。这就是第一件事情“魏其家宴”,魏其侯在家里摆了一个宴会来宴请田蚡。这 个宴请本来的目的是想结交一个权贵,结果叫灌夫这一搅合呢,反倒是得罪了这个田蚡。所以这个事情,家宴这个事我觉得做得不好,我们从这个家宴可以看出来, 这个已经失势的窦婴和已经落职的灌夫,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心理,就是很庸俗的一个心理,想结交权贵,想结交田蚡。当然你想想,他结交权贵为了什么?无非两 个目的:第一,东山再起;第二,有一个权贵的朋友。但是你想想田蚡这个人,他怎么能够把窦婴看在眼里呢?窦婴在失掉政治靠山以后有可能东山再起吗?这是不 可能的事情。所以魏其侯这个家宴是个很不明智的做法,而且你这个家宴透露了一个信息,就是你想巴结田蚡,让田蚡看到了这个信息。

    结果这个事情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,就是田蚡找了一个门客到魏其侯家里面去,要魏其侯在长安城南的一块地。本来这个地是魏其侯的地,田蚡要要,魏其侯就觉得 不想给,就觉得我虽然已经没有权势了,但是你不能来夺我的地啊,他不愿意给。灌夫知道以后,灌夫就指名道姓地大骂田蚡。去说这个事的人,这个门客叫籍福, 这个人还是心肠不错,他不想回去实话实说,他如果要把窦婴的不满,灌夫的大骂说给田蚡的话,那么田蚡肯定跟窦婴和灌夫就结为仇家了。他回去以后,他就骗了 田蚡一番,他说这个魏其侯已经老了,你何必那么着急要他的地呢?晚几年等这个老家伙一去世,你再要他的地不很容易吗?他没有把真情说出来。但是过了不久, 这件事情就被田蚡知道真相了,他知道实际上是魏其侯不想给,而且灌夫掺和在里边大骂。所以这个城南索田这件事情,让田蚡跟魏其侯和灌夫结下了一个怨仇。就 是这个事情本来按说的话,处理得比较好的话,应当说这件事情不会有太大的矛盾,但是这里边比较麻烦的是,窦婴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有毛病,窦婴的毛病在什么 地方呢?窦婴本来你举行家宴,你举行家宴的目的是什么?是要结交一个权贵,你要结交一个权贵,你必定要有付出,你仅仅请人家吃一顿饭,你能结交一个权贵 吗?你既想结交一个权贵,你又不想把自己那一块好地送给这个权贵,这样一个矛盾的状况你怎么能结交得成呢?这是窦婴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有他的失误之处。这 里边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田蚡之所以敢向窦婴去索要窦婴长安城南这一块地,这中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田蚡有恩于窦婴的,因为窦婴的儿子曾经因为杀人 犯了法,谁把他救下来呢?是田蚡,所以田蚡是救过窦婴的儿子。所以田蚡之所以敢向窦婴索要城南之地,他是有两个方面的考虑的,第一,你窦婴举行家宴请我, 你请我吃饭,而且你灌夫不顾丧服在身,你想和我交往,那么田蚡就看出来了窦婴想和他结交的这个心愿,就是我看准了你想巴结我这个心理,这是田蚡敢于开口要 地的一个原因。第二原因,就是田蚡曾经救过窦婴的儿子,他觉得我有恩于你们家。所以这个事情闹到田蚡那儿以后,田蚡是非常恼火,他说我对待魏其侯是“无所 不可”,就是你有求必应,现在我要你一块地,你怎么表现得那么吝啬呢?所以这个田蚡索要城南之地,他是看准了窦婴结交权贵的心理,而且仰仗着就是我救过你 儿子的命,所以才去要。当然这个做法的本身,表现了田蚡作为一代新的外戚的骄横,很骄横,人家的地他都敢公开去要,太霸道,太骄横。

   [画外音] 通过王立群先生的讲述我们知道,窦婴和灌夫主动去结交田蚡,实际上是想巴结权贵,但却接连在好几件事情上得罪了田蚡。而根据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中的记载,田蚡并没有忍下这口气,而是采取了报复手段。那么,面对失势的外戚窦婴和落职的将军灌夫,田蚡会先拿谁开刀呢?

   司马迁在《史记·魏其武安侯列传》中记载,窦婴和灌夫虽然想结交有权有势的丞相田蚡,可结果却事与愿违,反而得罪了田蚡。那么,正在得势的田蚡会采取什么手段报复窦婴和灌夫呢?

    田蚡是个真小人,他连个伪君子都谈不上,他是个真小人,地地道道的小人。这个人很坏,他本来要的是窦婴的田,要的是窦婴的地,但是呢,他没有拿窦婴开刀, 他拿谁开刀呢?他开刀拿的是灌夫,灌夫这个人有一个可以被田蚡抓住的毛病。灌夫这个家族在他的老家颍阴是一霸,是个豪强,就是灌夫的家族在他的家乡颍阴这 一带非常霸道,所以当时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。当地就流传了这么一首儿歌:“颍水清,灌氏宁,颍水浊,灌氏族”,“族”就是灭族,这个话的意思是说,颍水 清清,灌氏安宁;颍水浑浊,灌氏灭族。当地的老百姓把这个灌夫的家族编成儿歌来唱,民歌是反映民间的心声的,老百姓恨不得等那个颍水变浊的时候,让灌氏家 族整个灭族,可见当地的百姓对他多恨,这是灌夫一个大的把柄。为什么田蚡没有拿窦婴开刀?其实他们的矛盾,他要地要的是窦婴的地,他拿灌夫开刀,灌夫是当 地的一霸。我们从西汉开国的历史上可以知道,西汉从高祖刘邦开始一直到武帝时期,它都共同地执行了一种政策,就是抑制豪强,采取这种抑制豪强的做法,对当 地的豪强都是采取一种严厉打击的措施。因为豪强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,豪强最大的危害就在于它扰乱了一方的百姓,所以豪强的存在对中央政府来说它有两点不利 之处,第一,它威胁到中央集权;第二,它造成百姓对中央政府的怨恨。因为你这一带等于是被豪强控制,所谓的豪强就是我们今天说的黑社会,你要不把这个黑社 会除掉,老百姓既恨黑社会,他也会抱怨政府为什么不把它除恶、除黑,把它打掉。所以灌夫的家族的背景成为田蚡拿他开刀,作为第一个打击对象的一个主要的理 由。所以田蚡就把灌夫家族的事情报告给汉武帝,他就说灌夫这个家族在颍川这一带为非作歹,横行霸道,欺压百姓,报告给汉武帝。其实这个事情的处理,按照汉 朝的法律的规定其实归丞相处理,那么田蚡为什么要汇报给汉武帝呢?因为田蚡是想杀灌夫的,但是杀灌夫他又不想让自己的手上沾上血,他想借谁的手来杀呢?借 皇帝的手,借汉武帝的手。结果汉武帝给田蚡的一个答复,说这件事情的处理就是你丞相份内的事,你用不着找我,你自己就可以处理这个事。田蚡向汉武帝的汇报 跟汉武帝的批示,等于说是汉武帝授权田蚡来全权处理灌夫的事情,所以得了这么一个最高指示,那田蚡就有了尚方宝剑,所以田蚡就想动手来收拾灌夫。

    但是灌夫也不是个等闲之辈,灌夫手里边也握住了田蚡的一个把柄,这个把柄是什么?这个把柄而且很厉害,这个把柄是当年,就是在武帝继位的第二年,淮南王进 京的时候曾经田蚡去送他,两个人有一番对话。这个淮南王是有篡位的野心的,就是有夺位的野心,而田蚡当时就告诉他,田蚡当时是太尉,就握着他的手告诉他, 说你是高皇帝,就是高祖皇帝刘邦的孙子,如果万一当今皇上不在了,那么算来算去只有你是最适合做接班人的。淮南王一听这个话是太高兴了,所以弄了一大批金 银财宝赏给了田蚡。这件事情按照封建的法律的规定,这是严重违法的事情,因为立谁为皇帝这个事情不是大臣们能够商量的,田蚡背着汉武帝私自给淮南王两个人 说,到时候如果皇上有什么变故我让你做皇上,然后淮南王又给了他大量的金银,这个事情如果一旦抖搂出来,这叫谋反罪。这是灌夫手里边掌握的一颗“核武器” 啊,这个要是一旦“引爆”的话,那田蚡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。这个事情其实灌夫怎么知道的,历史没有记载,但是灌夫手里边确实掌握了这个把柄,而且把这个 话,我们想一想,灌夫如果知道这个事情的话,他的最好的朋友窦婴也知道。田蚡一看他手里有这么一个要命的玩意儿,不敢动了,因为他敢收拾灌夫,灌夫无非是 在他那个家乡横行霸道,而田蚡的罪可是谋反罪啊,这个事情要一抖搂出来两个人一块儿完蛋。打仗的一方总想是对方死自己不完蛋,如果两个人都完蛋,那仗不能 打。所以田蚡就把这个事情,就没有敢下手,他得了汉武帝的诏令,他就没有敢对灌夫下手。而这个时候有一些中间人知道这个事情,就在两个人中间来回奔走调 停,最后这两个人就达成一个默契,咱俩就这么均衡,你也别收拾我,我也不“引爆”你,就达成这么一个默契,两家就罢手了。但是这个罢手大家应当非常清楚, 对于田蚡来说只是个策略,因为你想想,灌夫手里边掌握这个武器,是致田蚡于死地的武器啊,如果掌握了这个东西,那他不随时可能会完蛋?所以这种默契,这种 谅解,这种和解只是一个表象,实际上田蚡在等待时机。那么,我们不要相信田蚡和灌夫达成的这个默契,田蚡跟灌夫中间这一场“战争”的爆发它只是个时间问 题,那么它究竟什么时候爆发?这个爆发对窦婴来说会有什么致命的伤害?请看下集《窦婴之死》,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根据视频记录修订整理)

网友咨询

   当前内容没有咨询! 马上发布咨询